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 诗城文苑 散文

吴娘娘失而复得的树

2018-07-26 17:13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喻玲珑

吴娘娘失而复得的树已经成为我们村子里的一段典故了,大人们在教育孩子宽容敦厚的时候就会讲起,教育孩子们做个纯朴、宽容、大度、与人为善的人。

吴娘娘大名吴喜清,是居住在奉节县岩湾乡酢坊村4组那个山旮旯里的一个普通农妇。因为是从巫溪嫁过来,和她平辈份的又亲切地叫她“巫溪人”。她丈夫死得早,留下糖葫芦似的一串孩子,总共4个。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她年迈的公公。照顾好孩子赡养好老人就成了她不可推卸的责任。她一个人忙完地里忙家里,天一把地一把,难免有照顾不到孩子的时候。于是,她给自己家的孩子约法五条:一是邻居伯伯叔叔家可以去玩,但不可以留下吃饭,更不可以在别人家吃饭的时候去玩或者在门口打望;二是和任何长辈说话都要诚诚恳恳,不能撒谎;三是小朋友和小朋友之间要互相友好,不能动不动就扯皮打架,如果自家孩子占强惹事,更要重罚;四是有长辈等请到做事一定要勤快帮忙,看见能帮的不请也要主动帮;五是不能破坏和拿人家的东西。

美美、英平、明艳、明军四个孩子,是最招人喜爱的孩子,他们嘴巴甜,有礼貌,又特别爱帮助大人们做事,是大家口里的“小勤快”,和吴娘娘的言传身教分不开。

吴娘娘是个女人,女人的温柔和温情在她身上凸显得淋漓尽致。她丈夫去世后,依然十几年服侍公公直到老人死去。经济和生活的重担一个人扛,没有对老人红过一次脸。记得老人去世前一年的某个下雨天,忽然闹着想吃橙子,她跑到我家附近的小卖部买,经过砌房子留下的残骸旁时,一颗钉子穿透她的鞋子扎进脚里,她的脸痛苦得扭曲了,脸色苍白,说话衰弱,冷汗直冒,可是她一瘸一拐回去时,在老人面前大气都没有吐一口。媳妇和丈夫双亲相处的矛盾层出不穷,构成了家家那本难念的经书里的重要一卷,她却可以用温暖的孝心去重写。她更是善待任何一个小孩,她家各个时令成熟的水果总是分给孩子们了的,村里没有小孩子不亲近她不喜欢她的。

邻里之间朝夕相处,口角言语上的碰撞总是有的,只要不涉及到人格尊严的底线,吴娘娘总是大肚地包容。遇上哪家有事,请到她帮忙,无论对方在背后说过多少不清白的话,她都当没事一样继续效劳。我清晰地记得,有一年九月重阳节,邱婶在骂骂咧咧地找鸡,邱婶最是一号不懂事的人物,三天两头说闲话,鸡蛋找不见了这种小事都得咒骂一通,凡事喜欢瞎猜疑。那天太阳好,她站在我们家隔壁和我妈说话,意思就是吴娘娘早先捡了她家鸡蛋什么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娘娘出现在她家地坝上,邱婶一溜烟走了。几天后,在一个草树下找到了那只鸡和几十个蛋,原来那只鸡偷偷躲着孵蛋去了,臊得邱婶看见吴娘娘了恨不得钻地缝。吴娘娘家的孩子们先前抱怨他们的妈妈软弱,经过这个事以后,倒对她多了几分佩服和赞叹。

她的宽怀大度,对老人体恤孝道是出了名的。如果哪家的人在家里说小话,搬是非,旁边劝的人准会说:“你看看巫溪人,巫溪人可是很少坐下来闲话呵。”如果哪个人觉得自己受了莫大委屈,劝的人总会说:“巫溪人受了多少的气啊,待人还是那样,一脸的笑。”

吴娘娘就是这样,一脸的笑,似乎永远不会生气。可是一旦生起气来,你就会知道,她还是有个性的。某一年的一个傍晚,明艳回到家,手里拿着一个东西,躲躲闪闪的。藏着掖着的样子很快引起了吴娘娘的注意,她放下手里剥着准备做晚饭的胡豆,把明艳叫到近旁,让她拿出手里的东西,明艳从手里拿出了一个精巧的四四方方胶盒子,里面装着十几颗花花绿绿的糖,嗫嚅着说是从小卖店拿来的。吴娘娘气愤至极,低沉重量的话语从她嘴里有些不利索地落下来。她从厨房拿来一把菜刀,恶狠狠地说要砍掉明艳的小手,才能让她记住不能拿别人家东西的告诫。明艳吓得大哭,其它孩子也暗暗吃惊,她自己也掉下眼泪来。最后,她陪着明艳还回东西并给小卖部主人道歉。真正使吴娘娘性格另一面让大家见识的,是一棵树。

她们家田里长了一颗七八米高的白果树。秋天,白果树在金灿灿的阳光里展开金黄的小扇子,风吹过,叶子就像蝴蝶一样翩翩飘落,煞是美丽。农村人的意思是能长白果树的地就一定是一方好地,能长出白果树的人家也必定会出有出息的人,吴娘娘对这样的说法更是深信不疑。她勤俭节约、勤爬苦挣,鼓励孩子们多读书识字,坚信她的孩子个个都是有出息的人。一天早上,上坡找菜的邱婶急匆匆跑到吴娘娘家里,告诉白果树被人偷走了的坏消息。邱婶因为以往乱猜忌,吴娘娘的包容让她无形中厚道谦和了许多。不一会儿,大家都知道了这个事,一群人围在那挖开的树坑前议论纷纷,尽是对偷盗者的侮辱和诅咒,因为大家也想不出更好帮助的良策。吴娘娘一筹莫展,抹了些眼泪,她把这棵树无形中作为了孩子们将来成才的标志。下午,她打破了以往隐忍沉默的个性,站在那块地里骂起了人,是大家认为最奇葩的骂法。没有一句下流的粗话,都是指责偷盗者道德败坏,怎么和自家孩子交代,怎么教育自己孩子的话,确切说是拉长了腔调的指责。话里也时常提到自己孩子们。几句话翻来倒去,重新组合,又接连骂了两天,把自己心里的愤恨都化在长长短短的句子里。

第四天早上,邱婶上坡找下面的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路飞奔回来,告诉那棵树被还回来了。这在我们所知道的偷盗事故里纯属天方夜谭,但它就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啊。

窃树者到底是出于何种心态决定物归原主的呢?如果用谩骂的狠毒话,我想,就是十天或者十年也许树也不会被送回吧,可能是吴娘娘人品造成的舆论效果吧,更有可能是那些指责为人父母的话的巨大作用。

今天,吴娘娘的四个孩子都已经长大,有一个正在读大学,另一个在重庆读高中,两个最大的开着服装店,据说生意越做越大了。

去年,他们一家人搬到了重庆。一个买树的人花两万元钱从英平手里买走了那棵失而复得的树。但是,吴娘娘在她孩子们心里种下的诚实、勤劳、善良的种子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并且,大树身边新发的小树也必将茁壮成长。曾经与她们家为邻的住户,莫不受到深深感染。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