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 诗城文苑 散文

一只出逃的猴子

2018-09-07 09:51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马卫

动物园翻修,一只猴子趁机出逃,回到老家。

它一直怀念故乡,那座叫耷耳朵的山。除了松柏杨槐柳檀,杂草野荆外,长满了野桃、酸梨、野柿、猕猴桃、野樱桃、板栗等等。春花秋果,夏风冬雪,生活得自由自在。可是,它被一个猎人捕获卖给动物园后,就失去了自由。虽然不缺吃,不缺喝,但缺了伙伴,缺了呼吸的清新和流畅,缺了自由的蹦跳和栖息。

老猴王仍然住在山洞,没想到,老得那么厉害。本来就尖的嘴,长出白茸茸的毛。上耸的耳朵,也趴下了。

老猴王一命归西,按嫡长子继位传统,新猴王即将登基。

逃出的猴子在城里住了几年,见过世面,对群猴说,都啥时代了?人类进入了21世纪了哟,那种父亡子承的传统,早被人类颠覆,现在讲的是“民选”。

群猴吱吱乱叫,有的呵呵乱笑,因为它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民选”,这只外出过的猴子,想必是疯了吧?

解释了好多天,才有少部份猴子弄明白,“民选”就是商量,就是猴猴有发言权、参与权、管理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等。新猴王一怒之下,将十几只愿意“民选”的同类,驱逐出耷耳朵山,到另一座无名山上生活。

逃出的猴子被“民选”成了这群猴子的领袖,它和同类实行“自治”原则,事事商量,少数服从多数。民主理财,绝不多占一丝一厘。成立监察组织,清理不法之徒。建立保卫系统,防止外族入侵等等。

逃出的猴子虽然也是一山之王了,但是比起其它猴王,逊色很多。

他得亲自采食,不享受供奉。

一夫一妻,不是妻妾成群。

接受群内长老的监督。

总之,它名为猴王,其实和一只普通的猴子没有啥区别。

随着年纪增大,体力下降,它越来越不愿行动。它反思,把“民选”引进来,它一点利益都没有,相反处处受掣肘,日子过得窝囊。

它打算恢复专制统治,取消“民选”,可是,受到了群内全部猴子的抵制。属下们造反,本来就老残身疲的猴王,一时病倒,别说吃上鲜果子,连腐烂的果子也吃不上,眼看着就要魂归野山。

巧的是,猎人进山捕猴了。

出逃的猴子没力气逃跑,由于当初在动物园挂的吊牌仍在颈上,所以一下被认了出来。

猎人对同行者说:真是奇怪呵,当初是我捕获的它,卖给了动物园,编号009。

出逃的猴子没力气反抗,也不想反抗,它心里渴望被捉住,有个窝,冬棉夏绸,衣食无忧。

可是,猎人见这它这么老,又病秧秧的,根本不捕捉它,还给它喂面包和水,然后离去。

它失望了,潸然泪下。

它决定进城,寻找那座动物园,请求再入囹圄。

但还没有进城,在半途中,它被一个歪嘴耍猴人捉住,套上红衣绿裤,被迫钻圈、倒立、跪叩,挣来五角或一块钱,稍有差错,就被主人用鞭子狠狠抽打。

出逃的猴子想不明白,当初在动物园,它是人见人爱,给它美食鲜花,人们嘴里还不停地讲“民选”和“人权”呢。可是现在这人怎么这样对待它呢?

身体实在受不了,而主人不仅没半丝怜悯,还饿了它一顿饭,逼着它上台表演。

那晚,它想来想去,最终还是痛下决心:等主人睡熟了,挣断栓它的麻绳,悄悄逃跑。

出逃的猴子赶紧上路,只是命运不佳,竟然被一个偷车贼的车碾成了肉泥。

野山的猴子照旧生活得悠闲,它们才不管啥民不民选呢,猴王世代相传,天经地义哟。

编辑:fjuser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