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 诗城文苑 散文

西湖印记

2018-12-03 11:40 来源:邱道宏

文/邱道宏

凌晨六点准时醒来,此时杭州的天幕早已打开。其实,最先醒来的是我身体中的某根神经。自从女儿一涵来到我的身边,这根神经就会时不时在我的身体中抽打我,它是在提醒我该起床了。平时,这个时候我也会早早起床,先是将女儿送到我妈家里,送完女儿还要送儿子去上学,再把爱人送到摘桃种李的地方,然后独自默默地去单位。当然,我完全可以再睡会儿,出差在外,除了静心聆听这座城市的声音,我可以什么都不管。但我体内的这根神经却总是那么不怀好意,总是在我想偷懒时站出来抽打我,催促我起床。我承认在30岁之后我就不再和它较真了,因为在之前的几次较量中,都是以我的失败而宣告结束。于是匆忙起床。

杭州的黎明比重庆来得早,除了地球和太阳有规律的运动,我总觉得是西湖这块明镜早早地守在太阳出来的地方,将黎明提前迎了进来。从酒店出发经浙江大学东门,沿浙大路绕过中山公园,便来到白堤。清晨的白堤,已经有了很多人。他们在白堤来回奔跑,做着一些没有章法的运动,挥洒汗水,显得无比和谐。当然也有不少和我一样的外乡人,起早只为与西湖美景邂逅,让湖水的微澜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呈现。

“西湖美景,三月天呢……”行至断桥上,远远地传来了这首熟悉的音乐。这熟悉的声音啊,几乎占据了我整个童年,它和着蝉鸣,一起根植于我童年记忆的最深处。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我和我的小伙伴总希望,通过努力能和蝉一样获得新生。天刚蒙蒙亮,我们总会在房前屋后的林子里不期而遇,咱个个都能爬树,全都是奔跑跳跃在竹林里的高手,我们要想尽办法将一只一只外形丑陋的蝉蜕全都收入囊中。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再将它们带到乡场上,卖给乡卫生院,然后换回自己心爱的文具。听到熟悉的旋律,我不由自主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眼前的小伙子和我差不多年纪,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见有人靠近,抬头对我友好地笑了笑,“这是我和她对唱的!”他指着在前边正在照相的一位女人,然后乐呵呵地笑不拢嘴。原来他们用时下最流行的抖音将这首经典的曲子演绎出来,就在断桥桥头,让自己陶醉在其中。初识西湖,就是从童年时代熟悉的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开始,伴随着聒噪的蝉鸣,在电视跟前一次又一次探视白娘娘的宅心仁厚,然而就在电视剧没有播完,鸣蝉尚未散去的时候,童年就已悄悄结束了。

自古有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也听人说,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东南形胜,西湖举世无双。许多文人墨客在杭州写下了不少经典诗文,在这些诗文中再识西湖,唯乐天、东坡叫人肃然起敬。旧时的钱塘虽美,其灾也甚。刺史到任,先放湖水,后修堤坝,又筑涵闸;东坡两度为官,疏浚六井,畅通西湖,清水汩汩流遍全城。如今刺史远去,白堤长存,东坡长眠,亲民爱民且有肉香馋人。

连续很多天,我都选择凌晨五点起床,在现实中感受西湖。行走于苏堤,放眼望去,晨暮中的西湖被重峦叠嶂层层围着,平静的湖水就像一面放大的镜子平躺在大地上,既仰望苍穹,也照亮风景。拉近视线,不知名的水鸟在西湖上空不停地翻飞,时高时低,打破了湖面的宁静,湖水依然静默不语,将这里发生的故事统统积淀于湖心,让后世来者思绪翩飞。行走堤岸,有游客坐在岸上,将双腿伸入湖中,时而将身体躺卧在岸上,时而坐起来对着远处的湖心大喊几声,他以这种方式将自己融入西湖,与提前将自己隐藏起来的故事主角对话。一路向前,有人在堤岸的长椅上酣然入睡,旁边的口袋里装着满满的零食,很显然他已在这里守候了一夜,或许那千年的等候已在酣睡的梦中团聚。

清晨的早起,变相的延长了生命的长度。走进绿树成荫的西湖,空气清新,心情自然而然变得美妙无比。白堤两旁的杨柳依次排开,从东头一直延伸到西头,它们都有自己的名称和编号。古树被列入保护序列本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但西湖柳树的户籍档案,绝不是钉一块牌子了事,它们像城市中的商铺,单号在街道的左侧,双号在街道的右侧,一块大约十厘米的牌子上注明了它的身份信息,规规矩矩地钉在自己门檐上。这些柳树从历史中走来,或许正在努力完成历史赋予它的使命。

当然,杭州除了美丽的西湖以外,当是一座适合宜居的城市,这里的人文气息浓厚,不紧不慢的生活节奏,充满了悠闲与惬意。当全国各地都在大力开发澳门美高梅娱乐项目,提高风景区质量等级,顺势抬高门票价格的时候,杭州西湖对游客免费开放,于是杭州挤爆了。接着杭州市政府向市民发出倡议,让市民在周末和黄金周期间把西湖让出来,让给外地人,等外地人走了,再回来享受自己的西湖。后来,杭州市民果然在游客高峰时就不去西湖了,他们主动把西湖让给了外地人。听到这样的故事,我已经被开放包容的杭州,热情好客的杭州市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自古以来,杭州从来都不缺少唯美故事,这种唯美到今天仍然还在延续。

作者简介:邱道宏,1984年6月出生,重庆奉节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2004年开始发表小说,作品散见于《青年作家》《百花园》《厦门文学》《小小说月刊》等刊,有文学作品入选中考阅读试题。出版作品《而立之年》。现就职于重庆市奉节县烟草专卖局。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