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美高梅国际娱乐 诗城文苑 诗歌

写给娘(组诗)

2019-01-07 10:06 来源:奉节县文联

作者 杨俊富

母亲头上的白发

现在终于相信

你的头

不是坚固的堡垒

 

从小就拥有的三千青丝

——对你忠心不二的侍女

也守不住你丰茂的城池

正在被山坡的芦苇花围攻

且节节败退

而你,愈来愈显安祥

 

  

仿佛那株玉米杆是娘

挂着红缨的包谷是我

我伏在娘背上

娘背我在路上

 

娘把土里刨出的养分一点一滴输给我

她愈来愈干桔

我愈来愈健壮

 

还娘一个春节

今年春节,我在县城病房里

陪第一次远离家园的娘

说话、看电视

陪娘疼痛和乡愁

 

街道上,狮子、龙灯的喧腾

和罗纹江上的彩灯会

没有把我吸引出去

 

我成了六根清净的僧人

陪着娘,在白色的房间里

念生命的经

 

娘赐给我,40余个春节了

我今年,只是

还了娘简短的一个

 

我亏欠娘的

还需用很多个春天的花香

来偿还

 

陪娘记

都是季候的捉弄

在娘的肺部抓了几把

让娘咳喘不止

从高峰村咳喘进县医院

让我们破天荒地

围着她,团团转

 

娘似乎很不适应

一脸愧疚,责备自己的不好

害得三个儿子

年假也不能安心休息

 

可是,要是娘不生这场病

三弟二弟都会去陪麻将桌

我也会陪一本书,去喜去悲

或者,坐在电脑前

码一些不冷不热的文字

而娘,仍会像往年一样

守住一柱炊烟

等待我们回去吃团圆饭

 

  

你送我到垭口

还是那棵老柏树下

还是那句一字不变的叮嘱:

“挣钱不挣钱,早点回家过年”

 

到了山脚下的公路上,回头望

你还站立在垭口,像身旁

那棵弯了腰的老柏树

 

更像一根坚硬的木杵

戳我心窝,戳我

流浪的日日夜夜

 

牛角地里的母亲

地不大,却长,像牛角

在后山坡,总被节气的风

当成昻奋的号角

那些农作物

是它招的兵,买的马

自从那年那月,母亲嫁进高峰村

也成了牛角地招收的一名走卒

风雨里,丰茂的青春年华

被岁月的镰刀

收割了一茬又一茬

填进我的家永远贪婪的胃

如今,常对着牛角地

呼喊母亲名字的那个男人

已经远去。母亲

颤颤巍巍地蹲在牛角地里

一半是荒草,一半是白发

 

太阳照

太阳出来了

母亲,别担心

世界不会霉烂

土地里的嫩芽

会长成一束束光芒

就像我

会长成你的骄傲

 

写给娘

在那个贫困年代的盛夏

在那个盛夏的清晨

在那个清晨的第一声鸟鸣啄破黎明子时

你在疼痛和狮吼中生下了我

 

我的第一声啼哭

让你第一次当上了母亲

你一定忘却了临盆的痛苦

你一定幸福得流下了泪

 

可是此后,我的调皮捣蛋和病痛

我偏偏倒到的人生之旅

让你操碎了心

 

你给了我生命、血液和慈爱

还有无尽的牵盼和祈愿

可我

只给了你背影、异乡和劳碌

只给了你孤独、皱纹和苍老

 

你令我无数次生厌的唠唠叨叨的叮嘱

却是我异乡无数个不眠之夜的温暖

我却没对你说过一句温暖的问候

我却没扶过一把你颤颤巍巍的身子

 

娘,今天春节我回乡

你依旧顶着满头白发站立竹林相迎

你依旧煮我爱吃的南瓜干饭

娘,知道吗,你越是这样

我越想你像儿时管教调皮的我那样

用黄荆枝在屁股上狠抽我几下

 

编辑:马江望

返回顶部